东都李下乾坤睿,西子叶间璐如卿。燕寒塞外独城屹,苏杭暮叶唯子奚。

【剑三/苍藏师徒】生辰

       依旧是自家苍爹师父 @Aiello_Allen 的小随笔,苍爹喜欢糖,可我喜欢虐,所以小随笔大都是类似于番外的小片段。

       好啦,废话不多说,写的不好请谅解,求别打>w<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雨湿江南烟。叶子奚撑着绘有傲雪梅花的明黄油纸伞,徘徊在各个街店间,细雨纷纷朦胧了他的身影。

  “师父生辰快到了呢,送什么好呢?”叶子奚叹了口气,有些不知所措。“西湖喜欢什么啊?……刀?盾?女儿红?龙井古茶?”他踱着步,不知道该送什么。

  “子奚?”熟悉的声音不知觉间唤起他的名字,他甚至以为那是幻觉。

  “师父不会是发现我偷跑出来了吧?”叶子奚想。

  “子奚……”他转过身,发现不远处站着的人确是他师父无疑,只是他并没有看到叶子奚,仅是与他人提及他罢了。叶子奚慌忙躲了起来,将那对话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“子奚从极幼之时便成了我的徒弟,我一直都将他看作是自己的闭门弟子,也是……最为重要之人。”叶子奚听到仅听到师父的一声轻笑,伴随而来的确是自己混乱而极速的心跳声。最为重要之人……吗?

  “我们师徒情义甚为深厚,更有甚于他人父子兄弟亲情,”叶子奚不知为何,听到这句后便垂下了头,眼里浓郁着失望与落寞。只是师徒吗……他突然想逃走,却又想留下。“我不知当初收下他彼此而言是否是个错误,”叶子奚的心忐忑不安的跳动着,他迫使自己继续听下去。与燕独城交谈的那人似乎说了什么,叶子奚不敢靠得太近,也就听不清楚,听这声音……貌似是熟悉的人啊……

  “为什么?因为我突然间发现……这份感情,好像变质了。有时我甚至难以控制这份隐秘的感情,不知道多少次, 我看到他就想把他压在墙上狠狠地吻他……可我是他的师父,且他与我……皆为男子。如此背德之事,我不得为之。”

  欸?师父,师父他,他喜欢我?叶子奚突然很想笑,他捂住心口,靠着墙缓缓滑坐下来,嘴边是绽开的笑,连带双眸亦染上喜色。他想冲出去,抱住他的师父,告诉他,自己心亦然。

  怕惊动那两人,叶子奚悄悄跑出藏身的街巷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却,没有听见两人接下来说的话。

  雨还在下着,油纸伞上的画意也被雨打湿了,顺着淅淅沥沥的雨流到西子湖里消失不见。

  “师父的生辰送什么呢?盾刀?马?美酒?可……这些师父都有啊,真不知道他打心里到底喜欢些甚么……”

  “噢,对啊。”他笑道。“师父他喜欢我啊!”

评论
热度(8)

© 叶子奚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