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都李下乾坤睿,西子叶间璐如卿。燕寒塞外独城屹,苏杭暮叶唯子奚。

【苍藏师徒,随笔】暂别。

随笔都是自家苍爹 @Aiello_Allen 写的,我只是代发。

写的不好什么的,求不打>∧<会慢慢进步的。

有糖有刀,苍爹喜欢糖,po主喜欢刀。随笔大概是苍藏故事的小番外……吧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日渐西去,天边是殷红似血的云霞,连绵远山之峰映上了一片灿金。苍云堡孤城独立,城墙之上高扬的军旗同那抹血色残阳融为一体。寒鸦四点流水西,西风乍起人不语。瘦马踢了踢蹄子,呼呼的喷着浊气,用头拱了拱面前的藏剑,示意他赶紧走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我看着你那无神的眼睛,却看不尽眼底。

  “是时候,你该走了。”而我,将留于此地,独守空城。

  “师父,子奚不走。子奚想留下来和师父并肩作战。”你摇头苦笑。

  逝者如斯夫,恍然你已退去那稚嫩少年的模样,成了一位可以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样貌品行,武艺才学无不是人中翘楚。可便是如此,我才不能留你。

  “同我过招。赢了,留下,输了,离开。”话一出口,胜负已是定局。你的武功是我教的,是藏剑山庄教的,一招一式无不带着我的影子,可即便是融合了藏剑山庄的招式,你始终打不过我。

  “师父,子奚只是想为……”

  “输了,你在战场上也是送死,赢了,苟且保命。”我却看见你点了头,你明知自己将一败涂地,可是并不值得。你太干净,战场不是你该待的地方,你眉宇间无半点杀气,送上战场也难杀敌。若知你今日会固执如此,当日我绝不会收你为徒。你应该活得幸福……而这我从未给过你。你应该娶个爱你而贤惠的妻子,然后有个你极爱的孩子……这才是属于你的,你应得的生活。

  我将你打至重伤昏迷,只为你别想偷偷回来见我同我一起浴血奋战。我派人将你连夜送出苍云,送出太远,一路南下直至藏剑,那才是你的家。

  隔日,清晨。我见着那纷扬大雪缀点了银树圣花。

  大雪封城,你再难回了……

  

 

  

评论(5)
热度(4)

© 叶子奚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