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都李下乾坤睿,西子叶间璐如卿。燕寒塞外独城屹,苏杭暮叶唯子奚。

七夕活动【有一种爱叫做你哥哥觉得你冷】

夏末秋初,细雨纷纷。

北方的秋天是很冷的,与南方的秋天不同。北方有御寒的针叶林,而南方却有鲜红似血的红枫。

穆玄英很早就想去看看红枫,但谢渊担心他的旧伤复发,所以一直不让他外出旅游。

七夕前夕谢渊意外地接到了一个电话,说是某个贩毒团体在XX出没,需要去外地调查此事。于是谢渊迫不得已离开早已摆满了美味佳肴的餐桌,到房间收拾好自己的行李。

刚解下围裙的穆玄英看到谢渊在收拾东西,明亮的眼睛顿时暗淡下来,扯了扯嘴角,苦涩地说:“谢叔叔,又有任务了吗?”明明是问句,但听起来却像肯定句。

谢渊听到这句话,突然顿了顿,下一秒手上的动作变快了许多,不一会儿行李收拾好了。

谢渊突然觉得有些内疚。穆玄英本是穆天磊的儿子,在执行公务的时候,穆天磊帮谢渊挡住了致命的一枪,因此因公殉职,而穆天磊的妻子听到穆天磊因公殉职的消息伤心过度而烟消云散,只留下一个三岁的的儿子。在穆天磊的葬礼上,谢远没有见到三岁的穆玄英。后来追查才知道,向谢渊开枪的王猛不甘心被抓住,在临死之前吩咐自己的手下全力追杀穆天磊的家人,穆天磊的妻子躲过了追杀却伤心过度而死,而穆玄英行踪不明。

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,谢渊发现了被好心人送来医院的穆玄英,于是领养了穆玄英。第一次看见穆玄英的时候,谢渊就被吓了一跳。穆玄英全身都绑着绑带,双腿被摔断,还一直昏迷不醒。诊治的医生告诉谢渊,穆玄英患有天生的心脏病,而且还是罕见R-H阴性血型,能找到匹配的心脏几率很渺小,且很难活过27岁。很长一段时间之后,穆玄英才醒过来,没想到第一句话却是:“莫雨哥哥呢?你看到莫雨哥哥了吗?”待到谢渊了解前因后果,瞬间就泪流了。穆玄英宁愿自己受伤,也不希望别人为他受到伤害。

谢渊告诉穆玄英关于他父母以及心脏病的事,他突然沉默了。谢渊担心他想不开,就一直劝导他,当谢渊讲得快口干舌燥,穆玄英突然出声:“谢叔叔,我知道了。我会好好活下去,不辜负父母对我的期望!”眼眸中的坚定让谢渊不容置疑。“好,这才是身为穆天磊儿子的样子!”谢渊用力地拍了拍穆玄英的肩膀,这使得穆玄英剧烈地咳嗽了几声。谢渊有点手足无措,穆玄英善意地笑了笑。

此后,穆玄英就在谢渊家呆了下来。每当谢渊有空的时候,他总会教穆玄英一些功夫,虽不能打架斗殴,也能强身健体。谢渊身为警察厅厅长,事务繁忙,早出晚归那都是常有的事,更多的,是与穆玄英聚少离多。本来说好要照顾穆玄英的谢渊为此更感到愧疚了。

自己做饭,自己洗衣,自己打扫房间........穆玄英就是这样长大了。

在穆玄英十五岁的时候,莫雨出现了。

毕业聚会结束后,穆玄英遇到了莫雨,之久就像跟狗血剧那样,相遇,相知,相约,感情越来越好。

谢渊离开家之前,说:“玄英,如果你觉得寂寞,就去找小月吧·······莫雨,也可以。”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谢渊还记得,穆玄英15岁毕业聚会回来的那天晚上,笑容特别灿烂,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笑,像太阳一样耀眼。谢渊第一次看见穆玄英这样笑。

被领养的那几年里,穆玄英虽笑,但那只是苦涩的笑,笑容下的只是满满的悲伤。

算了,只要玄英开心,和谁交往都无所谓了。谢渊叹了口气。

“嘭”随着房门关上,四周变得寂静下来。

过了好一会儿,穆玄英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拨了一个电话。

【莫雨哥哥,我想去枫华谷,你可以不可陪我去?】

“叱——”一辆漆黑的劳斯莱斯·幻影停在枫华谷,车上下来两个人,是一个眉目舒朗,眸光澄澈坦荡的青年和一邪魅拽酷的男人。

“莫雨哥哥,我曾经想要来枫华谷看一看,可始终没有机会。原来我想见红枫,如今才真正了解红枫。”穆玄英有点落寞的说。

“傻毛毛,只要你想,莫雨哥哥随时都可以带你来”莫雨腻宠的看着穆玄英说道。

“恩,莫雨哥哥最好了。”

莫雨和穆玄英用了一整天的时间逛遍整个枫华谷,拍了很多张照片,其中以穆玄英为主的就占了总量的三分之二。

黄昏时分,太阳日落前的霞光零零碎碎地铺在天空中,天边火烧云的颜色也变得暗淡下来。穆玄英有些昏昏欲睡,但还是强打着精神跟莫雨聊天,试图分散注意力。

莫雨见状,半蹲下,向穆玄英勾勾手指,道:“毛毛,你困的话,我来背你好了。”

穆玄英微微的摇了摇头,心想:雨哥还是把我当成小孩子。张了张嘴,刚想说句话心脏就突然停顿了一下,穆玄英的气息有些不稳,身体顿时一停。

莫雨有点担心“毛毛,你怎么了?是哪里不舒服么?”

穆玄英用力压下不稳的心神,强作镇定地回答“没事,莫雨哥哥不用担心。”

随后便向前一扑,重重的压在莫雨的背上。莫雨被扑得有些踉跄,但好在只是摇晃了一会儿,便一步一步往停车的方向走去。

路途中,莫雨一直在说他们小时候流浪的日子,而穆玄英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,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不见。

突然穆玄英抛出了一个埋藏在心里很久的问题,“莫雨哥哥,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

莫雨嗤笑了一声,用跟表情完全不搭而认真的语气说:“有啊,而且这个人你还认识呢,以后你就会知道他是谁了。”

“哦,是嘛,那这个人真幸福。”却不是我,穆玄英有些心酸。心脏再一次的停顿,全身供血不足,导致体温有点下降,让本来体温就低的穆玄英变的更冷了,整个人都变僵了一点。

感到背上的人的体温变得更低,莫雨开始着急了。他急忙脱下身上的貂皮大衣给穆玄英披上,并大力的抱住他。

心跳开始变得缓慢,穆玄英张了张口却没能说出一句话。眼瞳突然放大,眼神渐渐地涣散,意识在一点点地模糊,他用尽全力强迫自己看向莫雨,露出了他此生最后一个微笑。

穆玄英觉得他很幸运,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,因为今天是七夕,更因为在他死的前一秒,他听到了这世界上最甜蜜的话。

“穆玄英,我爱你!······”

评论(10)
热度(26)

© 叶子奚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