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都李下乾坤睿,西子叶间璐如卿。燕寒塞外独城屹,叶澜西湖唯子奚。

苍歌日常:撩与被撩

       对话体,准备三年起步,不适者可点X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苍爹完成任务后回到院子里。

  

  见着自家琴太坐在床边荡着腿,一脸闷闷不乐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

  琴太翻身扑倒他,嘟囔着:“好久没抱抱啦”

  

  苍爹无奈“别引火就好。”

  

  “那我要是引了呢?你怎么办?”琴太不经意的问起。

  

  “去映雪湖待一夜。”

  

  “那我那我还是别干坏事了吧”

  

  “嗯乖,别乱动。”

  

  “嗯,就抱着你呀”

  

  “嗯,抱抱”

  

  不知想到什么,琴太起身凑上去偷亲苍爹

  

  “嗯?”

  

  苍爹就着怀中人的姿势,吻了个天昏地暗,直至对方呼吸困难。

  

  而后琴太紧紧趴在苍爹胸口不住地喘息道,“我可没有乱动!我就是亲你一下”

  

  “问题是……”

  

  “怎么了?”

  

  苍爹撩起琴太耳边的一缕发丝,若有所思。

  

  “别乱扑倒你家情缘。”

  

  “可是,我不扑倒你难道去扑倒别人吗……”琴太喃喃道。

  

  “在喜欢的人面前,做什么事都是在撩火。”

  

  琴太气鼓鼓地瞪着苍爹,“哼,我就撩了,又没说不灭”

  

  “我下不去手。”

  

  “活该你去映雪湖泡澡”

  

  “嗯,你害的。”

  

  “才不是我!”

  

  “明明是你乱想,还要怪到我头上”

  

  “嗯,我的锅。”

  

  “哼”说罢,琴太还故意窝在苍爹怀里乱蹭,好似不担心引火烧身一样。

  

  苍爹有些哭笑不得,“刚才还怪我来着,你这还故意乱蹭。”

  

  “就是故意的,容易被撩起火就偏偏要撩”

  

  苍爹不由得叹了口气,顺了顺琴太如瀑的长发。十分无奈道:“真想我去映雪湖带泡着?”

  

  琴太双手紧紧抓着他衣襟,坚定的说:“你去我就跟着你去”

  

  “你身子弱,安心待在房间。”

  

  “我又不去泡澡……就在旁边待着呀”

  

  “落雪化水,即便是披风也防不住细微之处。乖乖睡觉去。”

  

  “我还睡不着嘛,你别去了我不乱蹭了”

  

  “你现在是在玩火。”

  

  “我没有!我都没动!”琴太极力反驳道。

  

  “之前你就在乱蹭。”苍爹一针见血的点出。

  

  琴太低头比了一下小拇指,嘟囔着说:“就蹭了一小会儿……”

  

  “乖,我忍耐有限,安静抱着别乱动,不然就去睡觉。”

  

  琴太乖乖缩苍爹怀里,紧紧抱住他一动不动,小小声的说:“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呀”

  

  “十三还小。”

  

  “不小不小,以前的人十三岁都结婚了”

  

  “可你看起来小。”苍爹一脸的无奈。

  

  “那是看起来呀。”

  

  “你体型小,我下不去手。”

  

  “那等我长大。”琴太天真地回答。

  

  “所以?”

  

  “你说呢。”

  

  “琴太比较可爱”

  

  “是可爱,而且还不能下手。”

  

  “下手的话,估计到时候你会哭。”苍爹眼神一暗。

  

  “为什么?”

  

  “嗯.....我不说。”

  

  “好叭……”

  

  “其实有时候不懂,也是件好事。”苍爹意有所指。

  

  “你说嘛”

  

  “唔……可是你不说我还是糊里糊涂的,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”琴太一脸茫然。

  

  “你真单纯。”

  

  “哎呀还是想不明白”

  

  “算了算了就这样吧不想了”

  

  “想不明白的话,最好不想。”

  

  “师父呀,想跟徒弟弟一起睡觉吗?”

  

  苍爹整理好床铺,脱下玄甲,把琴太抱到床上,安心盖好被子。

  

  “睡吧,我在你身边。”

  

  琴太打个了哈欠,察觉略有些困意,便直往苍爹怀里钻。

  

  “雁门关还是太冷啦你要抱紧一点哦”

  

  “嗯。”苍爹抱紧怀中之人。

  

  略责备说,“以后别老来苍云,太冷了。”

  

  “我不来苍云,你去长歌找我吗?”

  

  “休沐可以去。”

  

  “那你不休息的时候不还是见不到你……”

  

  “见不到不代表我不想你。”

  

  “不要,我打算住在苍云了,你看我衣服和琴都带来了”

  

  “师父。你让我住在苍云吗?”

  

  “乖,回长歌门,苍云的天气不适合你休养。”

  

  “我又没有生病,再说了男孩子没那么弱的……”

  

  “北寒之地和四季如春的长歌终究有所不同。”

  

  “哪怕是待在屋子里不出去也不行吗……”

  

  “屋子里闷。”

  

  “那我偶尔出去一下?”

  

  “师父,求你了就让我待在苍云吧”

  

  “嗯?”

  

  “想每天都能抱着你。”

  

  “咳,待在苍云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你身子弱,大病一场可不会几日便好。”

  

  “说起来,你那么粘人的吗?”

  

  “对呀。”

  

  “没看出来吧”自家琴太一脸雀跃的样子。

  

  “看得出。”

  

  “不喜欢我太粘人吗……”可能是苍爹语气太淡然,琴太有些黯然,眼角泛红,似乎要哭出来。

  

  “还好。”

  

  “就让我待在苍云吧,每天都可以去看你。”许是时辰有点晚了,琴太揉了揉眼睛,打了个哈欠,往苍爹怀里钻。

  

  “好,别乱跑。”苍爹无声地搂紧琴太。

  

  玄月高挂苍穹,四下平静,两人相拥而眠,一室温馨。

  

  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0 )

© 叶子奚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